专栏

州本级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信访投诉案件完成整改情况公示
更新时间: 2019-04-11 15:29:00 来源:
州本级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信访投诉案件完成整改情况公示  

    截止2019年3月1日,州本级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信访投诉案件已办结完成整改12件,现予以公开。
   
    附件:州本级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信访投诉案件完成整改销号确认表
 
         

                                                      延边州信访案件办理组
                                                         2019年4月11日
 
州本级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信访投诉案件完成整改销号确认表  
序号 批次 受理
编号
交办问题基本情况 调查核实情况 处理和整改情况 责任单位 责任人 备注  
1 2 69     “2017年8月,举报人曾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反映延吉市出入境检验人员吴某某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勤劳村六组以制熊药为名的工厂内违法生产有毒化妆品问题,同时举报延吉市环保局、公安局包庇吴某某违法行为。接到举报后,延吉市畜牧局对举报人提供的化妆品进行了鉴定,并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结束后将化妆品退还给举报人,告知其督察组未作任何指示。举报人曾计划进京反映上述问题,当地政府及公安部门将其身份证收走并对其实施非法拘留,并告知举报人这是中央环保督察组做出的拘留决定。举报人就此事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结果为违法拘留。2017年,举报人曾要求当地环保部门对该工厂排放的气体做鉴定,但当时吴某某已注销营业执照,当地环保部门称找不到吴某某,实际上吴某某仍在原单位上班。”     经查,举报问题不属实。
    2018年11月8日,延边州纪委监委、延边州环保局、延边州畜牧局、延边州公安局、延边州法院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到现场核实。2016年8月延边熊场饲料供应站已注销营业执照,生产设备全部拆除搬走。 一是经延吉市公安局多次调查,未发现延边熊场饲料供应站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事实。因此,“2017年8月,举报人曾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反映延吉市出入境检验人员吴某某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勤劳村六组以制熊药为名的工厂内违法生产有毒化妆品问题。同时举报延吉市环保局、公安局包庇吴某某违法行为”情况不属实。二是2017年9月11日,延吉市畜牧局工作人员退还样品时,告知举报人畜牧部门只检测饲料是否合格,而不是检测化妆品的,并没有说“督查组未做任何指示”,不是无故退回不予鉴定。因此,“接到举报后,延吉市畜牧局对举报人提供的化妆品进行了鉴定,并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结束后将化妆品退还给举报人,告知其督察组未作任何指示”情况不属实。三是延吉市公安局从未收走魏某某身份证,也未限制魏某某乘车。举报人在两会召开期间进京,冒用他人(姜某某)身份证购买进京车票和在京旅店住宿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延吉市公安局对其冒用他人身份证的违法行为予以了行政拘留,不是投诉人所述“中央环保督察组做出的拘留决定”。延吉市法院经过审理判决,延吉市公安局于2018年3月15日作出的第二次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行为违法。延吉市法院判决只针对延吉市公安局对举报人冒用他人身份证的行为作出重复处罚决定的行政行为是否违法,与环保督察无关。因此,“举报人曾计划进京反映上述问题,当地政府及公安部门将其身份证收走并对其实施非法拘留,并告知举报人这是中央环保督察组做出的拘留决定。举报人就此事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结果为违法拘留”情况不属实。四是2017年延吉市环保局并没有接到举报人关于对该工厂排放的气体做鉴定事项的投诉,而且由于2016年8月份该单位生产设备已全部拆除搬走,2017年不存在该企业生产排放气体的情况。因此,“2017年,举报人曾要求当地环保部门对该工厂排放的气体做鉴定,但当时吴某某已注销营业执照,当地环保部门称找不到吴某某,实际上吴某某仍在原单位上班”情况不属实。
州环保局
州畜牧局
郑昌权
王玉珏 
*  
2 4 228     2011是珲春市林业局招商引资,与某民营企业签署“全民创业协议书”,共同开发林地创新创业生态旅游地,将11公顷国有林地提供给该企业开发经营。2015年,该企业为生态旅游地内的垂钓池办理了《水域滩涂养殖证》,同年在生态旅游地违规修建房屋。2015年9月8日珲春市林业局以擅自改变国有林地用途对该企业处以50610元罚款。2018年9月26日至27日,珲春市林业局、哈达门乡政府派工作人员将生态旅游地内的垂钓池和房屋强制拆除,期间,房屋内的30余万元物品丢失。针对上述问题,举报人提出以下质疑:一是该地块规划开发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那么是否违反生态自然环保相关法律法规?是否存在一刀切行为的问题?二是珲春市林业局在明知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为何还会对该地块进行招商引资?三是珲春市林业局2011年违法将该地块出让并招商引资,对该企业造成严重损失。    经查,举报情况部分属实。
   2018年11月18日,经延边州林管局、珲春林业局进行联合调查。通过向珲春市哈达门乡调取了《强拆方案》、向珲春市国土资源局调取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向珲春林业局调取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珲春市人民法院传票进行重新核实。
    经查,“2011是珲春市林业局招商引资,与某民营企业签署“全民创业协议书”,共同开发林地创新创业生态旅游地,将11公顷国有林地提供给该企业开发经营。”情况部分属实。该协议是2011年10月20日珲春林业局河山林场与自然人金某某签订,并非与某民营企业签订的。
    “2015年,该企业为生态旅游地内的垂钓池办理了《水域滩涂养殖证》,同年在生态旅游地违规修建房屋。2015年9月8日珲春市林业局以擅自改变国有林地用途对该企业处以罚款。”情况属实。
    “2018年9月26日至27日,珲春市林业局、哈达门乡政府派工作人员将生态旅游地内的垂钓池和房屋强制拆除,”情况属实。
    “房屋内的30余万元物品丢失。”情况不属实。房屋内可移动物品由珲春市公证处工作人员现场登记并全程录像,运送至指定地点存放。
    经查,当事人在未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建设违法违规建筑设施,存在违法行为,珲春市相关部门对其进行处罚和依法强制拆除不是一刀切行为。
    珲春林业局对辖区国有林地有经营、管理权,珲春林业局河山林场与自然人金某某签订的《全民创业协议书》并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珲春林业局河山林场未将国有林地出让,当事人在未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建设建筑设施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吉林省土地管理条例》,当事人所提损失是其未依法履行协议,违反法律法规造成的。
州林管局 李相钊 *  
3 4 289     “自2008年以来,敦化市红石乡大岗村村长杨某某,盗采该村南侧1.68公顷土地的土壤出售牟利,将该村北侧1500平方米土地送给他人建园子,导致土地无法耕种。”     经查,举报情况基本属实。
    “自2008年以来,敦化市红石乡大岗村村长杨某某,盗采该村南侧1.68公顷土地的土壤出售牟利”不属实。“将该村北侧1500平方米土地送给他人”不属实。村民高某某占用林地私自建院属实。
    2018年11月10日,经延边州国土局、敦化市国土局调查,2008年至2010年洪水之前,该地是村集体的开荒地,现状为土包,一直没有人耕种,是撂荒地。杨某某没有在该地取土出售牟利,其他人也没有在该地取土。2010年7月28日,该地被洪水冲毁,表土被冲走,土表被砂石覆盖。
    举报所称村北侧1500平方米土地,土地性质为集体,权属为红石乡大岗村所有,在土地利用图上为耕地,现为大岗村的退耕还林地。杨某某没有将1500平方米土地送给他人建园子,村民高某某未经过村长杨某某同意,私自用铁丝圈了一个院子,用于堆放料草,院子所占面积为 313平方米。
    私建院子已自行拆除。 州国土局 金贵男    
4 6 525     2017年8月,举报人曾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反映延吉市出入境检验人员吴某某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勤劳村六组以制熊药为名的工厂内违法生产有毒化妆品排放有毒废气的环境污染问题,举报人的孩子因此患病且病情至今未查明。举报人向延吉市畜牧局提供了该工厂生产的化妆品,畜牧局未对化妆品进行鉴定,并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结束后将化妆品退还给举报人。2017年9月,举报人有意到北京上访,但身份证受限制无法外出,被延吉市公安部门带到朝阳川镇政府太兴村村支部看守并拘留20日,工作人员承诺解决举报人孩子患病的问题,至今未兑现承诺。2018年2月末,举报人到北京上访时无奈借用他人身份证,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延吉市特警带回,以举报人借他人身份证为由连续拘留20日。2018年8月11日,延吉市人民法院判决州、市两级公安机关的上述行为属于违法拘留。     经查,举报问题不属实。
    2018年11月12日,延边州纪委监委、延边州环保局、延边州畜牧局、延边州公安局、延边州法院等部门再次组成联合调查组,到延吉市相关单位现场调查核实。2016年7月19日延边熊场饲料供应站已注销营业执照,生产设备全部拆除搬走。一是2016年7月延边熊场饲料供应站已注销营业执照,2016年8月生产设备全部拆除搬走。因此,“2017年8月,举报人曾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反映延吉市出入境检验人员吴某某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勤劳村六组以制熊药为名的工厂内违法生产有毒化妆品排放有毒废气的环境污染问题,举报人的孩子因此患病且病情至今未查明。举报人向延吉市畜牧局提供了该工厂生产的化妆品,畜牧局未对化妆品进行鉴定,并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结束后将化妆品退还给举报人”情况不属实。但是,为进一步答复举报人,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延边州工作协调联络组,按照部门工作职能,已责成延边州食品药品监督局协助鉴定所谓“有毒化妆品”。2018年11月13日,延边州食品药品监督局工作人员从举报人手中取样。但延边州食品药品监督局因举报人所提供的产品样品没有有效标签或标识,无法对样品类别进行定性;样品不符合《关于印发<药品检验所实验室质量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的收检条件等原因,未能对样品进行技术鉴定,于2018年12月1日把样品退回给举报人,并告知无法进行鉴定理由,举报人已签收退回样品。二是据延吉市信访局、延吉市公安局、延吉市朝阳川镇政府调查了解,以上单位工作人员均未承诺解决举报人孩子患病的问题。所以,“2017年9月,举报人有意到北京上访,但身份证受限制无法外出,被延吉市公安部门带到朝阳川镇政府太兴村村支部看守并拘留20日,工作人员承诺解决举报人孩子患病的问题,至今未兑现承诺”情况不属实。三是延吉市公安局从未收走举报人身份证,也未限制举报人乘车。延吉市公安局对其冒用他人身份证的违法行为予以了行政拘留,延吉市市法院判决,只针对延吉市公安局对举报人冒用他人身份证的行为作出重复处罚决定的行政行为是否违法,与环保督察无关。所以,“2018年2月末,举报人到北京上访时无奈借用他人身份证,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延吉市特警带回,以举报人借他人身份证为由连续拘留20日。2018年8月11日,延吉市人民法院判决州、市两级公安机关的上述行为属于违法拘留。”情况不属实。
州环保局
州畜牧局
郑昌权
王玉珏 
*  
5 6 539    来信:一是延吉市依兰镇村民崔某某和刘某某毁林开荒,破坏林地9.8公顷,盗伐4年生松树1400棵和3年生水曲柳10000棵,改种农作物和挖鱼塘。二是1997年,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韩国独资企业)与延吉市国土局签署400公顷土地租赁合同,这400公顷实为林地,该公司毁林开垦,挖鱼塘和开办砂场。     经查,群众反映情况不属实。
    第一个问题:(一是延吉市依兰镇村民崔某某和刘某某毁林开荒,破坏林地9.8公顷,盗伐4年生松树1400棵和3年生水曲柳10000棵,改种农作物和挖鱼塘。)
    经查,举报问题不属实。
    2018年11月12日,经延吉市林业局、国地局、水利局、依兰镇联合调查,该案件属于侵权纠纷。根据现有森林资源档案显示,107林班44、45、46小班为非林业用地,面积为4.64公顷;43小班为其它无立木林地,面积为0.51公顷,未发现毁林种植农作物行为;7小班森林资源档案显示该地为林地,面积4.65公顷,根据原村民的证言证词及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该地块于1974年开始种植水田(为该村的机动地),该地块的两侧也均为农田,根据国土局核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显示,该地块为农牧用地,被举报人种植黄豆是农业行为,不属于破坏生态环境范畴。
    第二个问题:(二是1997年,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韩国独资企业)与延吉市国土局签署400公顷土地租赁合同,这400公顷土地实为林地,该公司毁林开垦、挖鱼塘和开办砂场。)
    经查,举报问题不属实。
    2018年11月13日,经延吉市林业局、国土局、水利局、依兰镇联合调查,一是该公司所承包的地块范围内,除了林地,还有耕地、未利用地、建设用地等其他土地,(根据森林资源档案显示,其中林地294.73公顷)在该范围内未发现肆意破坏林地毁林开垦行为。举报人所述在该地块挖鱼塘问题,经林业局核实,有4处鱼塘涉嫌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第一处鱼塘在104林班12小班面积为0.34公顷,其中涉嫌占用林地面积0.19公顷;第二、三处鱼塘在107林班3小班涉嫌占用林地面积为0.83公顷;第四处鱼塘在108林班7小班涉嫌占用林地面积0.25公顷。根据森林资源档案显示,上述地块为林业用地;根据原莲花村土地台帐显示,上述地块为集体耕地。经延吉市国土资源局调查:举报人所举报的挖鱼塘所属地块在土地使用证范围内,属于设施农用地管理范畴,农地农用,以农用地管理,不存在违法用地行为。经原村民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上述地块已初步核实与土地台帐相符,应认定为非林地。二是举报人所述地块中涉嫌开办砂场有2处。是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和全某某、李某某合作经营的生态产业基地。针对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涉嫌违法采砂问题,2018年11月13日,国土部门经对当事人该公司法人代表全某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存在非法采砂情况。针对全某某、李某某涉嫌违法采砂问题,2018年11月14日,国土部门经对当事人全某某、李某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全某某等人非法采砂。2018年10月9日,延吉市水利局接到举报,有人在延吉市依兰镇古城村某某沟彩虹山庄旁河道内擅自采砂。延吉市水利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前往现场核查,确有河道内非法采砂行为,但与本案所述采砂无关。延吉市水利局执法人员当场对李某某(采砂者)违法采砂行为进行了制止,并对其下达了《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2018年10月26日,延吉市水利局对李某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年11月6日,李某某上缴了罚款。目前,此处河道已整改完毕。
州林管局
州国土局
李相钊
金贵男
*  
6 6 565     自2013年以来,敦化市黄泥河镇清胜村的集体土地,退耕还林地陆续被人毁坏并盗采土壤,土壤被卖给镇里林业部门作为建筑用土。    
    经查,举报情况不属实。
    2018年11月12日延边州国土局与敦化市国土局到现场调查。经查,黄泥河镇清胜村西侧有一个30年前形成的沙坑,该沙坑不在退耕还林地范围内,退耕还林地位于沙坑东侧山坡上,现已有植被生长。黄泥河林业局曾经在该沙坑取料用于修建运材道,之后一直是附近村屯及村民用于生产生活自采自用。经对该村村长陈某某和黄泥河镇林业站的询问调查,黄泥河镇清胜村不存在退耕还林地陆续被人毁坏并盗采土壤,土壤被卖给镇里林业部门作为建筑用土的情况,反映问题不属实。



   
州林管局
州国土局
李相钊
金贵男
   
7 7 702     来信:一是延吉市依兰镇村民崔某某和刘某某毁林开荒,破坏林地9.8公顷,盗伐4年生松树1400棵和3年生水曲柳10000棵,改种农作物和挖鱼塘。二是1997年,韩国独资的企业“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与延吉市国土局签署400公顷土地租赁合同,这400公顷土地实为林地,该公司毁林开垦、挖鱼塘和开办砂场。三是2018年吉林省环保督察期间,举报人曾多次反映“崔某某将107林班1、3小班转包给他人擅自开挖鱼塘,改变林地用途,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但延吉市政府隐瞒事实,在《延边日报》做出的答复严重违背事实。举报人要求以现有森林资源档案为依据,现场核实调查上述问题,依法查处上述违法行为并依法依纪追究相关部门及人员责任    
    第一个问题:2018年11月21日,经延边州林管局、国土局、延吉市林业局、国地局、水利局、依兰镇联合调查,该案件属于侵权纠纷。根据现有森林资源档案显示,107林班43小班为林地,44、45、46小班为非林业用地,上述地块未发现毁林种植农作物行为;7小班森林资源档案显示该地块为林地,但根据原村民的证言证词及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该地块于1974年开始种植水田(为该村的机动地),该地块的两侧也均为农田,根据国土局核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显示,该地块为农牧用地,被举报人种植黄豆是农业行为,依据上述佐证材料,在遵循客观事实的前提下,应当认定为非林地。为此,该举报地块不存在毁坏林地行为,不属于破坏生态环境范畴,举报问题不属实。
    第二个问题:2018年11月21日,经延边州林管局、国土局、延吉市林业局、国土局、水利局、依兰镇联合调查,一是1997年5月25日,延吉市依兰镇政府和延吉市土地管理局分别与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书,面积为400公顷土地(范围内有林地、耕地、未利用地、建设用地),租赁期限为50年。在上述土地范围内未发现肆意破坏林地和毁林开垦行为。二是举报人所述在该地块挖鱼塘问题。涉事地块有4处鱼塘。根据森林资源档案显示上述地块存在部分林地;但根据原莲花村土地台帐显示,上述地块为集体耕地。经延吉市国土资源局核实,举报人所述挖鱼塘地块在土地使用证范围内,属于设施农用地管理范畴,农地农用,以农用地管理,不存在违法用地行为。经原村民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上述地块已核实与土地台帐相符。依据上述佐证材料,在遵循客观事实的前提下,应当认定为非林地。为此,该举报地块不存在毁坏林地行为,不属于破坏生态环境范畴。三是举报人所述在该地块兴办沙场问题。举报人所述地块中开办砂场有2处,为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和全某某、李某某合作经营的生态产业基地。针对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违法采砂问题,2018年11月13日,延吉市国土局经对当事人该公司法人代表全某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存在非法采砂情况。针对全某某、李某某违法采砂问题,2018年11月14日,国土部门经对当事人全某某、李某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全某某等人非法采砂。2018年10月9日,延吉市水利局接到举报,有人在延吉市依兰镇古城村莲花沟彩虹山庄旁河道内擅自采砂。经延吉市水利局现场核查,确有河道内非法采砂行为,但与本案所述采砂场无关。延吉市水利局当场对李某某(采砂者)违法采砂行为进行了制止,并对其下达了《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2018年10月26日,延吉市水利局对李某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年11月6日,李某某上缴了罚款。目前,此处河道已整改完毕,举报问题基本属实。
    第三个问题: 2018年11月21日,经延边州林管局、延边州国土局调查核实,根据森林资源档案显示1小班为林业其它用地鱼池,不存在改变林地用途和破坏生态环境问题。3小班为其他灌木林地,但根据国土局档案显示,该地块为河滩地。根据原莲花村土地台帐显示,该地块为村集体在册耕地。经原村民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上述地块已核实与土地台帐相符,应当认定为非林地。为此,延吉市政府不存在隐瞒事实行为,并在以遵循客观事实的前提下在《延边日报》做出真实答复,举报问题不属实。
州林管局
州国土局
李相钊
金贵男
*  
8 11 1465    江南镇甩弯子村201国道西侧的吉林敖东工业园,园区内企业产生的大量工业垃圾被直接倾倒在厂区西侧牡丹江护河堤上以及甩弯子村的前面,大约有50-60车。其中,第一处位于江南镇甩弯子村 201国道西侧牡丹江护河堤上,第二处位于甩弯子村前面201国道东侧,第三处位于甩弯子村201国道以西,第四处位于沙河沿镇全发村村地标处紧邻着201国道。举报人称垃圾异味致人胸闷、头晕、恶心,上述问题已持续两年多。举报人曾向敦化市环保局反映未果。     经查,举报情况基本属实。
    2018年11月17日,中央环保督察延边州工作协调联络组第二信访案件办理组和敦化市工作协调联络组对举报人反映的四处地点进行了逐一核查。其中第一、第二、第三处均未发现有垃圾。第四处发现有垃圾堆放。经调查,此处原为历史形成的土坑,容积约400立方米,主要附近村民倾倒的生活垃圾、农业种植废弃物、畜禽粪便、修建高铁高速公路时废弃的施工废渣和石材切割产生的泥浆等。
经调查,吉林敖东工业园公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建有统一的园区内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储存站,园区内企业产生的固体废物主要是生活垃圾、园区污水处理站的污泥、中药渣、废包装物、空油墨桶、锅炉炉渣和脱硫塔灰渣、废活性炭等固体废物。其中,生活垃圾和园区污水处理站的污泥统一收集、储存,并转运至敦化市垃圾填埋场处置;锅炉炉渣和脱硫塔灰渣外卖用于生产建筑材料;中药渣运送至环卫处统一处理或运至农户用于农田施肥;空油墨桶储存在专用储存间,定期由吉天和润一印刷材料有限公司统一回收处置;废包装物外卖给废品收购站;活性炭交由苏州华辰净化股份有限公司回收处理处置。经查,相关固体废物清运记录齐全,经调查组确认,在举报人反映的四处地点未发现敖东工业园区产生的固体废物。吉林敖东工业园,园区内企业产生的大量工业垃圾被直接倾倒在厂区西侧牡丹江护河堤上以及甩弯子村的前面,大约有50-60车不属实。
    经现场核查第四处位于沙河沿镇全发村地标处周边无居民,东、西两侧是荒地,南侧距201国道200米,北侧距全发村近1500米,现场无明显异味。
    经调阅敦化市环保局近两年的信访举报登记,2018年9月14日,王某某到敦化市环保局反映该园区工业垃圾倾倒在江南镇甩弯子村 201国道西侧牡丹江护河堤上和甩弯子村前面。敦化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于2018年9月17日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发现敖东工业园区倾倒了少量的炉灰渣,敦化市环保局责令敖东工业园区立即进行了清理,举报人满意处理结果。因此,不存在举报人曾向敦化市环保局反映未果的情况。
    2018年11月18日,敦化市政府立行立改,组织开展垃圾清运工作,已于11月20日将堆放在第四处的垃圾全部清理完毕。     州环保局 郑昌权 *  
9 17 2588     来信:龙井市老头沟镇原钢厂废弃多年,现有人在原厂址处建沥青厂,该厂将烧化的沥青和沙石混合后产生大量烟尘,污染周边空气。举报人曾多次向当地环保部门反映未果。     经查,举报情况基本属实。
    2018年11月23日中央环保督察延边州第二信访案件办理组、龙井市环保局到现场调查。经查,举报人反映的延边建通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老头沟沥青拌合站位于老头沟镇铁北2号,2016年7月建设。2017年5月5日龙井市环境保护局现场检查中发现该企业未批先建,依法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2018年8月24日龙井市环境保护局批复了该企业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
    经向该企业负责人询问调查,该企业于2017年6月生产了15天,2018年7月4日至7月8日生产了5天,生产时间都是在凌晨2-4点之间,且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沥青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
    经查阅龙井市环境保护局2016年-2018年信访登记处理表,龙井市环境保护局未接到过群众举报延边建通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老头沟沥青拌合站环境问题的信访案件。“举报人曾多次向当地环保部门反映未果”情况不属实。
    对延边建通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老头沟沥青拌合站存在拒不执行责令整改违法行为决定和未落实“三同时”、未验先投等环境违法问题,龙井市环保局已于2018年11月23日立案。 州环保局 郑昌权    
10 23 3964     自2018年4月以来,敦化市雁鸣湖镇杨木嘴子村杨木嘴子社陈某某,一直在牡丹江杨木嘴子社段盗采江沙,每天以2000多立方米的量运输沙子,现还在抽沙并将盗采的沙子囤放在敦化市新开发区蓬某某院里,保守估计获利已达到2千万元以上。     经查,群众反映问题部分属实。
    2018年11月29日,延边州信访案件办理一组会同敦化市生态环境保护中心到现场进行调查核实。2018年4月至今,在雁鸣湖镇杨木嘴子村杨木嘴子社不存在盗采江沙行为,现场未发现盗采河沙痕迹。经现场调查,陈某某于2017年6月在黑龙江省宁安市镜泊乡复兴村黑鱼泡砂场采购了约3000立方米河沙,存放在敦化市开发区蓬某某院内,有购沙协议和预付款收据。群众反映的“自2018年4月以来,陈某某一直在牡丹江杨木嘴子社段盗采江沙,每天以2000多立方米的量运输沙子,保守估计获利已达到2千万元以上”不属实,采购的沙子存放在敦化市新开发区蓬某某院内属实。
    敦化市生态环境保护中心加强巡查,严厉打击盗采河沙破坏生态违法行为。    州水利局 张春波 *  
11 24 4133     来信:江南镇江沿村有一座村集体自留山,2000年被村长吕某某伙同村支书和林业站工作人员吕某某私自承包给其弟弟吕某某;2009年,非法承包者在该山上,毁坏林地,砍伐林木变卖牟利,并建设房屋、墓地和挖掘鱼塘;2018年4月,非法承包者在该山上砍伐林木540余棵,变卖牟利。举报人曾向当地公安和林业部门反映上述问题,至今无果。     经查,举报内容部分属实。
    2018年11月30日,中央环保督察延边州第二信访案件办理组、敦化市环保局、敦化市林业局相关工作人员到江南镇江沿村进行调查。    
    2000年,村委会与吕某某等5人签订了正式发包合同经营柞蚕养殖,期限为20年(2000年7月15日—2020年7月15日);2006年,发包合同延期30年(2021年—2050年12月30日)承包面积26.3公顷。2011年和2016年因村委会换届,两届新班子要将承包人蚕山收回,被承包人提起了诉讼,经敦化市人民法院和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5户蚕农胜诉,继续履行合同。集体自留山私自承包情况不属实。
    经查,2009年敦化市林业局根据吉林省森林管理条例,依法批准承包人进行蚕场更新,地点为18林班29小班。经敦化市林业局调查核实,2009年没有涉及被举报人及承包地块的行政刑事案件。2009年,非法承包者毁坏林地,砍伐林木变卖牟利情况不属实。
    经查,承包地块内现存房屋为1989年承包之前遗留的老房,面积约40平方米,用途主要为管护山场和蚕场制种,因房屋破旧,无法进行管护和制种,承包者于2011年将老房进行了修缮属实,新建房屋不属实;承包地块现存墓地2处属实,均为1989年承包之前埋葬,并非承包人修建;承包地块现存天然形成的水坑1处,面积约100平方米,承包人未进行修建和扩建。
    经查,2018年4月16日敦化市林业局、江南镇林业站根据举报对集体自留山上的采伐面积进行了测量,采伐行为基本属实,经调查取证,采伐手续齐全,符合相关要求,并没有超面积采伐及超径级采伐行为。并出具了《关于江沿村许某某举报吕某某等五户蚕农在蚕场经营中有违法行为的调查反馈意见》。砍伐林木540余棵,变卖牟利,向当地公安和林业部门反映至今无果问题不属实。
州林管局 李相钊 *  
12 29 5400     来信:举报人对此次督查“回头看”第22批3765号信访案件反映的“韩国独资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非法侵占林地”问题处理结果不满意。称当地政府没有实质性处理该问题。 376号信访案件内容。来信:一是延吉市依兰镇村民崔某某和刘某某毁林开荒,破坏林地9.8公顷,盗伐4年生松树1400棵和3年生水曲柳10000棵,改种农作物和挖鱼塘。二是1997年,韩国独资的企业“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与延吉市国土局签署400公顷土地租赁合同,这400公顷土地实为林地,该公司毁林开垦、挖鱼塘和开办砂场。三是2018年吉林省环保督察期间,举报人曾多次反映“崔某某将107林班1、3小班转包给他人擅自开挖鱼塘,改变林地用途,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但延吉市政府隐瞒事实,在《延边日报》做出的答复严重违背事实。举报人要求以现有森林资源档案为依据,现场核实调查上述问题,依法查处上述违法行为并依法依纪追究相关部门及人员责任。     经查,举报问题不属实。
    2018年11月21日,经延边州林管局、国土局、延吉市林业局、国土局、水利局、依兰镇联合调查,一是1997年5月25日,延吉市依兰镇政府和延吉市土地管理局分别与延边土来门儿科学农牧有限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书,面积为400公顷土地(范围内有林地、耕地、未利用地、建设用地),租赁期限为50年。在上述土地范围内未发现肆意破坏林地和毁林开垦行为。二是举报人所述在该地块挖鱼塘问题。涉事地块有4处鱼塘。根据森林资源档案显示上述地块存在部分林地;但根据原莲花村土地台帐显示,上述地块为集体耕地。经延吉市国土资源局核实,举报人所述挖鱼塘地块在土地使用证范围内,属于设施农用地管理范畴,农地农用,以农用地管理,不存在违法用地行为。经原村民现场指认和依兰镇政府确认,上述地块已核实与土地台帐相符。依据上述佐证材料,在遵循客观事实的前提下,应当认定为非林地。为此,该举报地块不存在毁坏林地行为,不属于破坏生态环境范畴。三是举报人所述在该地块兴办沙场问题。2018年12月14日,延吉市国土局再次对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进行调查,举报人所述“开办砂场”位置有2处。经调查该公司法人全某及现地调查,延边恒达观光有限公司没有“开办砂场”,2处采沙符合相关规定。其中一处为在2017年发洪水后,在拦河坝东南角河道内有砂土,全某经过分离砂土后淤泥铺在院里的土地上,筛出的沙子准备用于维修房子和院子自用,并未对外出售,因此不存在非法采砂行为。另一处为2018年10月中旬,全某某为了修整原有养鱼池及修建河坝,雇佣李某在原有养鱼池挖出砂土,并用筛砂机筛出砂子堆在旁边,用于修建河坝,并未对外出售,而且该养鱼池在土地使用证范围内,属于设施农用地管理范畴,以农用地管理,不存在违法用地行为。因此,非法采砂行为不属实。
    中央生态环保督查“回头看”之前,2018年10月9日,延吉市水利局接到举报,有人在延吉市依兰镇古城村莲花沟彩虹山庄旁河道内擅自采砂。经延吉市水利局现场核查,确有河道内非法采砂行为,但与本案所述采砂场无关。延吉市水利局当场对李某某(采砂者)违法采砂行为进行了制止,并对其下达了《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2018年10月26日,延吉市水利局对李某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年11月6日,李某某上缴了罚款。目前,此处河道已整改完毕。
州林管局
州国土局
李相钊
金贵男